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
小图:↓
查看大图 查看相似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

《枫鹰雉鸡图》是南宋画家李迪创作绢本设色画,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

图绘坡石竹丛中,一棵古枫拔地而起,枯枝上一只大的苍鹰正向下怒视着一只慌忙逃窜的雉鸡。画面上的山石树干用笔粗重,辅以水墨,其阴阳向背,十分清楚。树上的枝叶疏密有致,层次鲜明。枫叶、竹、皆以双钩绘出,略加点染。鹰、雉的羽毛描绘精细;鹰之蓄势待发与雉之仓皇胆寒,刻画得十分准确生动。整幅画面给人以严谨结实、气魄宏伟之感。


中文名 枫鹰雉鸡图 


创作年代 南宋 


作    者 李迪 


材    质 绢本 


规    格 纵189cm,横209.5cm 


画作类型 设色画 


现收藏地 北京故宫博物院 


作品别名 鹰雉图、鹰窥雉图


画作内容:


图绘崖石边一株老树,枫叶繁茂,老干斜置。树下是平缓堤坡,其上棘荆丛生。枯枝上的苍鹰双爪紧抓树枝,俯身欲扑树下惊慌逃窜的锦雉;锦雉被吓得毛羽倒竖,伴着阵阵哀鸣,撒开腿拼命逃向草丛。  

本幅有“怡亲王宝”等藏印两方。


创作背景


中国传统绘画题材主要分三大类,即:人物、花鸟、山水。花鸟画的创作源于何时虽很难考稽,但七千年前河姆渡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陶片、牙雕、骨雕上,已可见到造型稚拙、形象生动的花鸟图案。至今它作为人们喜闻乐见的题材,仍具经久不衰的生命力。在花鸟画题材的表现上,人们多集中于表现奇花异草、珍禽瑞鸟、汀花野竹之类,反映的是鸟语花香、平和安怡的景象。而南宋李迪的《枫鹰雉鸡图》,却表现了动物间弱肉强食的独特选材视角。 

据该画左上方署款“庆元丙辰岁李迪画”,知作于宋宁宗庆元二年(1196年)。作者融会了李成、郭熙、李唐的山水画派和北宋院体“黄家富贵”的花鸟作风画法,在《枫鹰雉鸡图》的技法、形象方面有所应用。


艺术鉴赏


形象


画面中雄鹰绘于画面最左上角的枯树枝上,身体向右上方,夸张而又劲挺,鹰首俯看右下角张皇逃窜的雉鸡,怒睁圆眼,上下喙紧闭,日露凶光,咄咄逼人之气尽显无疑。绘者着重刻向鹰的眼、嘴、和爪等关键部位,鹰爪几乎见不到墨线勾勒的痕迹,突出强调了鹰爪健劲的肌肉感,沥粉析甲法画鹰爪上的骨节,干透后罩染一层淡墨,深浅相互衬托,逼真且有立体感。鹰眼睛更是平铺大面积白粉,重墨勾眼的外轮廓线,色圈分明,外深内浅,栩栩如生。鹰身上的翎毛,以稍重的墨分染出羽毛的层次和结构后,罩染储墨,最后用极硬的重墨线条,复勾羽轴,使得鹰的羽毛看起来气势凌云,坚挺的羽毛和全身紧绷的鹰的神态相呼应。

雉的形象亦栩栩如生,它目光惊惧,毛羽乍开,用重墨点掇出头颈部的黑色的毛,双耳上的毛乍翘,眼睛满是惊恐。用尽全身的力气蹬出后退,前腿紧缩胸前,给予本能逃脱又自知无奈而流露出恐惧、可怜的神情被刻画的逼真生动,足以见画者深厚的绘画功力。

整个画面充满紧张的气氛和雄沉的悲剧色彩。作者不仅通过体态,更是通过眼神表现出鹰与雉的神情。老鹰目光劲利,锦雉则目露惊恐和绝望之色。它们生死存亡的不同命运,通过各自不同的眼神,而惟妙惟肖地展示出来。


色彩


鹰的白色羽毛部分,作者使用白粉在绢的背面略施一层,先局部统染,再分染白色羽毛的部分。其他部分用淡墨分染羽毛,重墨提羽轴,点尾羽上的重纹,眼睛双面染白粉。最后用檀子色,即一种胴脂加赭石加淡墨形成的类似深紫色的颜色,罩染鹰的羽毛(除白色羽毛部分)。 


技巧


作品的笔墨敷彩技巧亦十分成熟,禽鸟工整精细,设色轻淡鹰和雉鸡的羽毛的画法都用到了勾填法中的“勾染留边”画“羽毛”。勾填法又叫“钩填法”,这是中国用颜色绘画的最早出现的技法。用重墨勾勒出羽毛的外轮廓线,中锋用笔直下,轻重得当,用笔有力有法,流利潇洒;然后用颜色,石色按照轮廓填涂,后用比较重的颜色分染。这样的染法,要求色彩艳丽,色调要夸张,多用于描绘孔雀、雉鸡等羽色多样的禽鸟。如《枫鹰雉鸡图》中的雉鸡身上的羽毛,多用此法。而鹰的羽毛的画法,则多用“勾染留边画羽毛”,即,落墨先勾勒出一片片羽毛的轮廓,并有规律的排排并列。在每一片的羽毛上面,用淡墨分染出阴阳相背来,在勾勒的外轮廓线里边留出空白线来。

画中兰草、丛竹,细笔双勾,淡墨渲染;山石运用斧劈皴,兼作笔实墨重的擦染。非常有立体感。 [5] 

这幅作品的勾线,鹰和雉鸡要体现其“气韵气”,即,勾鹰的时候,用较硬的线条,勾勒出鹰的气势汹汹之态。勾雉鸡的时候,画出仓皇落跑的感觉。中国画的线因为是造型基础,所以要靠线条本身的粗细、干湿、浓淡、软硬等来表现描绘对象的质感、神态、气韵。枫叶也是双勾填色,先以淡墨分染出枫叶的凹凸关系,再点染老绿色,有的枫叶甚至是赭石和老绿色接染的。有些残破枫叶的叶缘出,以重赭石点染。线条有点类似钉头鼠尾捕法,也似撅头丁描,先以细线条勾勒主叶脉,后以稍粗、更劲挺的线条勾枫叶的外轮廓,似断非断的线描,恰如其分的表达秋风瑟瑟中枫叶的动态。有些叶片的残破处,运用了赭石和重赭墨接染的技法,更显得颜色灵活多变。树干的画法,是用了类似松树画法的皴法,树干在这幅画作中所占面积是最大的,但是也是最虚的。 


构图


此画是在一斗方构图中进行。树石自右向左斜上发展,鹰据左上,雉在右下,采用对角线构图法,既加强了雄鹰进击的气势,又把观者的视觉收缩到雉鸡身上。作者除了对苍鹰与野雉作如此精到的刻画外,在布局上也作了精心构思,即粗大的枫树树干斜出,分割了画面的右上角,伸出枯枝取横势后又折下向左下方伸展,填补了左上方的空间。  


名家点评


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教授毛建波:李迪的花鸟画,善于将工细与粗放结合起来,形成一种新的格局,为南宋化鸟画风转变时期的典型。此图鹰雉以工笔描画,羽毛精细,神态生动。草叶丛竹用双勾法,不滞不松,富有弹性。树上枝叶疏密有致,层次鲜明。山石树干则用笔粗重,辅以斧劈皴和水墨渲染,干湿互济,阴阳向背,交待得清清楚楚。


您可能还对枫鹰雉鸡图 李迪 雉鸡国画 老鹰国画 老鹰 雏鸡 感兴趣. 也可以查看更多有关李迪的内容.
上传作者: 来自网络
下载原图所需点数:25
编号49255 大小187.76MB 形式中国画 模式RGB 格式JPG 版式方图 色系水墨色 是否原创 上传时间2019-07-29 13:28:00
已有人向朋友们分享了这幅画
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李迪《枫鹰雉鸡图》_宋代巨幅院体工笔花鸟画杰作
李迪《猎犬图》_描绘狗的写实工笔画
李迪_南宋宫廷画家,南宋花鸟画的代表人物
李迪《风雨牧归图》_风俗小景工笔水墨山水画
李迪《枫鹰雉鸡图》_宋代巨幅院体工笔花鸟画杰作
李迪《雪树寒禽图》_描绘伯劳鸟,荆棘,竹叶的院体工笔花鸟画
李迪《狸奴蜻蜓图》_描绘猫和蜻蜓的宋代工笔画名画
李迪《禽浴图》_宋代工笔花鸟名画赏析
李迪《红白芙蓉图》_南宋院体工笔花鸟画的最高水平之作
李迪《鸡雏待饲图》_宋代描绘小鸡待食的工笔花鸟画精品
李迪《狸奴小影图》_描绘猫的写实工笔绘画精品

您可能在找这些
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
发布时间: 2019-07-29 13:28:00

上传作品 上传原创作品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
南宋 李迪 枫鹰稚鸡图轴84x94